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參場小說 > 古典架空 > 難相逢 > 難相逢第2章

難相逢 難相逢第2章

作者:陸策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7-08 00:10:44 來源:【D】2itcn

《難相逢》 小說介紹

《難相逢》男女主角是陸策虞知韞,是小說寫手陸策所寫。精彩內容:陸策來找我時,眼底帶著濃濃的烏青。他看著我滿臉的小心翼翼,欲言又止,最後歎了口氣。...

《難相逢》 第2章 免費試讀

陸策來找我時,眼底帶著濃濃的烏青。

他看著我滿臉的小心翼翼,欲言又止,最後歎了口氣。

他問我能不能讓妤美人在宮裡多留些日子。

他說妤美人被人救下後昏迷了一整晚,好不容易睜了眼,很快又昏睡過去。

他還向我保證,等她傷好了、情緒緩和些,他一定把她送走。

我看著他未置一詞。

這種時候,我好像說什麼都不合適。

從昨兒夜裡,妤美人上了吊起,便有宮人在背後議論,說妤美人不知在我這鳳儀殿裡遭遇了什麼,竟一回來就了吊。

可我明明什麼也冇有做。

陸策卻像是受了莫大的鼓舞似的,握著我的手,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來。

「韞兒,我就知道你最是寬和體貼,定不會讓我難做。」

總之,妤美人就這樣在宮裡留了下來。

人們都說她昏睡了整整兩天,而她醒過來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披髮赤足地跪在了我的宮殿外,脫簪待罪。

鳳儀殿外。

我看著跪倒在地上的人,攢緊了眉心。

她來時尚早,天邊剛露了抹魚肚白,青石板上的露珠還未乾,她跪了不一會兒,肩頭膝下已有了濕意。

我讓她起來,她也稱不敢,把頭一下一下地往地上磕,再抬起來時又是張梨花帶雨的臉。

「你這是做什麼?」

「娘娘,都是嬪妾不好……嬪妾聽聞娘娘因為嬪妾的事與陛下大吵了一架,嬪妾心裡愧疚難安,恨不得以命相抵,可冇成想......」

「嬪妾心知陛下與娘娘年少相識,伉儷情深,而嬪妾隻是因著這一張和娘娘有些許相似的臉,才得了機會能常伴在陛下左右,在娘娘不在的日子裡寬慰聖心。」

「如今娘娘回宮,嬪妾本應自請離宮,隻是嬪妾本是舞姬出身,孤苦無依,幸得陛下屢次相救才免受波折......」

「娘娘要趕了嬪妾出去,便是要了嬪妾這條命,」她掩麵低泣起來,「嬪妾倒不如,倒不如死了算了......」

嗚嗚的哭泣聲迴盪在這大殿裡。

外頭天色已經大亮了。

身後,盼夏已經豎起了眉頭,一副要上前趕人的模樣。

我攔住了她,緩緩走到妤美人麵前,蹲下身,輕撫上她頸間的那道紅痕。

她似乎嚇了一跳,身子瑟縮了一下。

「娘娘?」

我忽地一笑,手上稍稍使了些力:「你不是說死了算了嗎?」

「這道紅痕便是你上吊留下來的吧?也難為你,演了這樣一齣戲。受了不少苦吧?也難為你的宮人,來的這樣及時這樣巧。」

前兩日,她上吊的事情一出,盼夏便模樣憤憤,說那妤美人為了爭寵,竟連這樣下三濫的手段都使出來了。

當時我隻是搖了搖頭。

我想,哪兒有人會因為一個男人、一點富貴便死乞白賴地拿自己的性命相賭呢?

也許真的隻是個可憐人吧。

可是如今......

我拿帕子擦了擦手:「隻可惜本宮並不吃這一套,你若真是心有愧疚,恨不得以命相抵,那便抵吧。」

「怎麼,做不到嗎?」

「你若是做不到那便出去吧,日後本宮定會備好金銀送你出宮,也免得旁人說本宮薄待了你。」

「來人,送妤美人離開。」

我說罷,站起身便要離開,可冇成想身後忽地傳來聲尖利的慘叫。

再回頭,那妤美人已經倒在了地上,額間血流如注。

緊接著,殿外一人風馳電掣般闖了進來。

「盈盈!」

妤美人看著我,淚眼模糊:「娘娘,千錯萬錯都是奴的錯,奴死了沒關係,隻是您不要因為奴,傷了與陛下的和氣……」

她說完這最後一句,便雙眼一閉,倒在了陸策懷裡。

陸策抬起頭,沉沉看了我一眼。

這麼多年來我從未見他如此看我。

除了初相見的時候,他看著我時永遠笑意溫軟,眉眼含情,連皺眉都少之又少。

哪像現在,眉頭緊鎖,唇角緊抿,連下頜角都用了力。

「太醫,太醫呢!」

我忽地慌亂起來。

「我......不是的,我什麼也冇做......我冇有真的想要逼死她……我隻是冇想到……」

「是她自己……是她故意要做戲給你看的……」

「夠了!」

他深吸了口氣,到底冇對我說些什麼,隻是抱著那妤美人,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之後的好些日子,陸策再也冇來找過我。

中途有一次,我想去向他服個軟認個錯,等他氣消了再慢慢解釋。

可他纔看到我,便攢起了眉。

他低歎了口氣:「韞兒,芙盈都和我說了。她說都是她的錯,她還說不怪你……」

「我知道你心裡有氣,可你千不該萬不該……」

我也冇有忍住,明明是要和他解釋的,可到底還是和他吵了一架。

又是不歡而散。

我和陸策冷戰了一月有餘。

等到秋高氣爽的時候,他總算又重新邁進了我的宮門。

卻不隻是為了我。

還因為我的父親,平陽侯,正一品綏遠大將軍回朝了。

陸策在宮裡設了家宴款待我的父親。

為此,他一連好些天都來了我的鳳儀殿。

他向我道歉,說前些日子是他公務繁忙,冷落了我。

他說妤美人的事情他仔細想過了,說無論如何是他對不起我在先。

他說他定會妥善解決,等過些日子她身子好了,他便讓人送了她離開。

他還說,等這件事情一了,就讓我們回到以前,他定會好好待我,絕不讓我再負我,讓我傷心難過。

他向我道歉,言辭懇切,信誓旦旦。

我應該高興纔是。

可我看著他,心裡卻忽地痛起來。

鈍鈍的,不明顯,卻也讓人喘不過氣來。

——我總覺得他陌生。

尤其是看著他端坐在高台之上,對著我爹爹遙遙舉杯,笑得淡漠疏離,一派帝王之相時。

我甚至開始有些想不起來,我到底喜歡他什麼了。

我喜歡的那個人啊,應該是那個十六歲的青衣少年,會跪在我父親麵前,神色真摯、一字一句地承諾,說他陸策縱有不如人的地方,縱前路坎坷,也定會護我周全,不讓我受一絲一毫的委屈。

是那個會策馬跑遍整個京城,隻為了把春日開得最盛的那一朵桃花放在我窗前的少年。

是那個會因為和我的幾句口角就紅了眼睛,拉著我的袖子反反覆覆解釋,被我嫌了囉嗦還笑如春風,說「我不怕你嫌我囉嗦,我隻怕你心有芥蒂」的少年啊。

總歸,不該是眼前這個人。

我端起桌上的酒,一飲而儘。

好久冇有喝過這樣辣的酒了。

辣得人眼眶發酸。

宮宴結束後,父親來了鳳儀殿看我。

他看著我慢慢紅了眼眶。

他說:「韞兒,你瘦了。」

他問我後不後悔。

我和陸策方相識不久時,爹爹就曾告誡過我。

他說陸策雖有才能,卻身世頗艱,不得盛寵。偏偏他又心氣頗高,不甘屈於人下,若我執意與他一起,這一路必然辛苦。

當時我隻是跪在他麵前,說無論如何我不悔。

「我不後悔。」

隻要是我決意要做的事情,我絕不後悔。

如果真是錯了,那便錯了吧。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